韩国文学推荐:《素食者》打败“那不勒斯四部曲”导演李沧东小说高分91

原标题:韩国文学推荐:《素食者》打败“那不勒斯四部曲”,导演李沧东小说高分9.1

《素食者》讲述一个名为英惠的普通女子,在一场噩梦之后,突然开始拒绝吃肉,也不再为老公准备荤菜,无论家人如何强迫,英惠始终不肯吃肉,甚至以死相逼。

渐渐地,英惠把自己活成了一株植物,她的行为越来越脱轨,她不穿衣服、不再开口说话······

然而,英惠越是表现得不像一个“人”,我们却越能了解她作为一个人的痛苦,她经历的那些恐怖、暴力与悲剧。

《素食者》开篇以英惠老公的视角,交代了他对于自己平凡妻子的态度,“我之所以会跟这样的女人结婚,是因为她没有什么特别的魅力,同时也找不出什么特别的缺点。”

因为她很平凡,所以即使他本身一无是处,也不需要过于自卑,就像《我的天才女友》里形容的,她只是他“忠实的奴仆”罢了。

老公并不真的关心英惠为何变成这样,他在乎的只是自己一日三餐吃不到肉了,最终受不了而离开;父亲也无法理解英惠的心理,暴力地将肉强行塞进她的嘴里;看似能接受英惠的姐夫,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和私欲。

书中所有的男性人物,本质上都是一样自私、暴力、自我中心,他们并不知道、也毫无关心,英惠变成这样的深层原因。

英惠对肉的恐惧,表面上是来自于噩梦(书中对几个梦的描绘很惊艳),实际上梦代表着人物的潜意识,梦中的各种意象,暗示着英惠拒绝吃肉的真正原因。

第一个梦里,英惠穿梭在滴血的硕大肉块中,鲜血染红了白色衣服,她吃了一块掉在地上的生肉,血坑里映出自己的脸和闪闪发亮的眼睛。

而梦中的其他人却是明媚地野餐、烤肉、嬉闹着,与浑身是血的英惠格格不入,她很害怕被人发现。

在众多解读中,“肉”的意象都指向了社会规则——弱肉强食的世界,是一种压迫,不得不遵守的秩序。

深入地去解英惠的梦,她真正害怕的不是“肉”,而是吃着生肉时模样非常不堪又陌生的自己。这种自我厌恶和恐惧可以追溯到童年阴影,父亲把将狗残忍地杀死,做狗肉拌饭强迫她吃。

成为素食者,到最后成为“植物”,是英惠对这世界无声的抗议,也是她最终寻得的精神安宁之地。

他的代表作有《薄荷糖》、《绿洲》、《燃烧》、《密阳》等等,合作过薛景求、文素利、宋康昊、全度妍、刘亚仁等众多实力演员。

无论小说还是电影,李沧东永远将目光对准了底层小人物的生活。这本短篇小说集,写的就是差不多1987年代的小人物故事。

有不少韩影韩剧都以那个年代的为背景,例如电影《1987》、《出租车司机》、《辩护人》,还有前一阵子备受争议的韩剧《雪滴花》。以不同类型,不同目的去讲故事,呈现出来的东西也会完全不一样。

李沧东在中文序中写的话也值得编剧导演们思考,在处理这类题材时应该考量的方面。

“这部小说集里的故事反映了我写小说那个年代的韩国现实。不过,我想描写的不仅是压制个人生活的现实,还有与现实中的痛苦进行抗争,同时寻找个人生活的意义的人物形象。我认为,这才是文学或者电影应该表达的最本质的东西。”

在这本书的一篇篇故事里,主人公往往不是处于那场运动中心的抗争性英雄人物,而是围绕在他们周围的、或被卷入事件的“旁观者们”。

就像摄影机与被摄人物保持距离那样,作者让主角与那些英雄人物也保持心理上的距离。经过一些情节,主角们的自我认知逐渐混乱,甚至颠覆。

这个颠覆的过程伴随着丑恶与痛苦。这种痛苦是时代作用下的个人感知,也是集体记忆。

主角俊植是一名普通教师,多年奋斗终于买下一套狭窄的公寓,与妻子过着平凡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同父异母的弟弟玟宇出现,他作为运动人士,为躲避警察而借住在俊植家。

俊植发现妻子喜欢弟弟,嫌弃、蔑视自己,俊植的自卑与猜忌让这段本就乏善可陈、缺少真爱的婚姻更加摇摇欲坠。最终他向警察举报了弟弟玟宇。

李沧东没有选择运动人士玟宇当做主人公,而是选择碌碌无为的小人物俊植,让这个本就有自卑情结的男人在对比、愤怒中变得更加渺小、卑鄙,就像是他生活的,满是粪便的鹿川一样不堪、肮脏。

弟弟被抓走后,俊植坐在粪堆上大哭的结局,表现出了深刻又凄凉的悲剧性,加之作者李沧东的镜头感优势,让故事充分有画面感,就像一部短篇电影。

“金智英感觉自己仿佛站在迷宫的中央,一直以来明明都脚踏实地寻找出口,今天却有人告诉她,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

因为郑裕美、孔刘主演的同名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这本小说已经相当有名气了!

讲述平凡的全职妈妈金智英,不知从哪天开始,她时不时地用其他女人的口吻说话,有时变成妈妈、有时是故友,金智英仿佛被“附身”一样,用她们的语气为智英打抱不平。

我2019年就已经读过它了,也写过一篇书评《82年生的金智英》:她的变身,是一次话语权的潜行。

这一次我想特别提及的是,2021年这本书再版了,这次多出了一个小册子——“金智英”的读者们:觉醒与回响。

这本小册子里收录的不是书评,而是读者来信。被记录为XX年生的某某,年龄段从79年生到05年生不等,这里面大部分是女性读者,只有零星一两位男性读者。

其中有人自己就是“金智英”,有人是“金智英”的妈妈、老公···金智英变成了一个符号,一个东亚社会中女性形象的影子,吸引了无数读者的共鸣。

在之前的书评里我写说:“金智英只是一个替身,一个影子,一个符号。她只能借“变身”来表达自己,我认为作者故意设定金智英无法自主发声,是因为她在作者的构想中,本身就是一个符号。符号需要具有普遍代表含义,而不需具有特殊性格和形象。”

这次的小册子也印证了我当初的观点,从文学性的角度来看,金智英的人物形象似乎不那么个性,但是她的社会意义和价值是很大的。

所有文艺创作者,我指的是有艺术精神而非以捞钱为目的的创作者,无论是作家还是编剧导演,大概都会希冀遇见理想读者/理想观众或评论者,希望有人能够看懂、理解、产生共鸣或是领悟些什么。

作者通过小说,抛出了关于女性困境的社会问题,而这些读者们真诚而积极的发声,一定程度上也是在帮助“金智英”找回失去的话语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