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手机网页版登录,时尚该与中国艺术品建立对话

时装是属于世界上最负盛誉艺术博物馆的吗?虽然许多艺术评论家可能会担心时尚与艺术世界正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但一部最新的由康泰纳什(Condé Nast)出版集团出品的纪录片《时尚恶魔的盛宴》(“The First Monday in May”)似乎更突出了这一担忧。该片通过纪录去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中国:镜花水月”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为主题的时尚特展及 Met Gala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将观众带入到这一广受欢迎的时尚盛宴策划的幕后花絮当中。

该纪录片以时尚是否“配得上”同艺术一起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这一问题为主旨。毋庸置疑,美轮美奂的影像已清楚地向观众表明,影片的制作是出自于某时尚杂志出版公司。尽管知名艺术评论家Holland Cotter在为《纽约时报》所作的展览回顾中指出,“艺术已沦为时尚拍摄的道具”,但在康泰纳仕集团看来,这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好,而这部纪录片正是展示其想法的一个平台。

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务实地认为,“在我们工作的世界里,你需要艺术和商业的结合。艺术和商业你都得要。只是过多地要其中一个或另一个是行不通的。它们的存在是相辅相成的。”

尽管展览中的时尚和艺术相辅相成,电影则倾向于投入更多的时间来表明,时尚品牌在博物馆展示,博物馆得到的益处多余品牌。影片提到,“中国:镜花水月”是大都会博物馆五个访问量最大的展览之一,破纪录地筹集到了1250万美元,并吸引了67万访客,其中不乏中国游客。虽然这无疑是有益于博物馆的,但却似乎不应用价钱来衡量利弊。对于时尚品牌而言,能在大都会博物馆这样极具声望的地方展出,足以让其感到幸运。

《时尚恶魔的盛宴》于4月13日荣膺今年纽约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的开幕片。跟随着木兰花影业(Magnolia Picture)的拍摄镜头,观众有机会领略到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策展人安德鲁·博尔顿(Andrew Bolton)对这一奢华展览及名人云集的开幕派对的策划过程。该片由《纽约时报头版内幕》(“Page One: Inside the New York Times”)的导演安德鲁·罗西(Andrew Rossi)指导。片中多次聚焦了对诸如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等顶尖时装设计师及电影导演巴兹·鲁赫曼(Baz Luhrmann)的采访。

这部电影是与康泰纳仕娱乐及Vogue所属的康泰纳仕制作公司联手打造。影片用了大量时间展现了展览和派对的奢华细节。而此部纪录片也最终成为大都会博物馆时装学院年度展览、合作方Vogue以及所涉及时尚品牌的一个魅力四射的商业推广。

可以说,《时尚恶魔的盛宴》已成为获得精英奢侈品消费者的一个有用的工具。上个月,该部电影翠贝卡电影节首映的赞助商全球时尚电子零售商Farfetch在伦敦举行了一个特殊的VIP晚宴及电影试映,活动汇集了名人和潮流先锋。而这一对电影放映的优先权很可能得益于康泰纳仕的母公司先进出版集团(Advance Publication)对Farfetch持有的百分之八的股份。

《时尚恶魔的盛宴》中一镜头:安德鲁·博尔顿与一身着晚礼服的模特模型现身于大都会博物馆“中国:镜花水月”展览。

影片中出现的丝绸、亮片以及错综复杂的珠饰品等元素揭示了展览的主题,即策划一个带西方刻板印象色彩的“中国”时尚展览和晚宴。片中多次出现活动策划者在策划过程中因遇到文化敏感问题而发生争执的真实场景。博尔顿在片中指出,展览所选择的主题“镜花水月”具有很大的争议性,而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博尔顿在片中谈到,“亚洲艺术部的策展人们对展览中强调的一些主题表示担忧,并对殖民主义、东方学等有可能会被误读为种族主义的话题展开了争论。”

除了大都会博物馆的策展人们,在活动策划过程中,如、香港时装界大亨曹其峰及知名导演王家卫等来自中国精英的声音同样表达了他们对活动主题的担忧。曹其峰告诉博尔顿,许多中国人“担心你们的展览会过多的强调过去”,而邓文迪则问他们为什么要突出“龙袍”的风格,而不是中国时尚更现代的方面。

影片中的一个场景是在北京,博尔顿向王家卫展示了一个想法,即将经典的中山装与在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某一画廊展现的佛教雕塑相结合,以展现出中国历史上“神化”的观念改变。

影片中最紧张的一幕出现在温图尔、博尔顿和活动组委会成员到北京宣传展览之时。当一中国记者问到,对“幻想”的聚焦是否可能会导致文化“误读”时,温图尔反问到,“你是在质疑时尚梦幻的想法?” 而博尔顿也表示出对该问题的不喜欢,并对温图尔窃窃私语道,“我觉得她真的很政治化,她认为西方只是在掠夺东方的灵感。或者说,这只是发生在过去。”

在片中,博尔顿对所发生的争议解释到,这个展览意在用服装 “解构陈规”,并告诉观者,很多展示的服装都是基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那些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电影,比如《龙夫人》(“Dragon Lady”)(片中指出,这一形象也常常被用来形容温图尔。)

Valentino SpA (意大利, 1959年创办)。此2013年的“上海”系列展示于”中国:镜花水月“展览中。

但与此同时,康泰纳仕和Vogue无疑取悦了广告商,而那些广告商则是时尚展览的常客。博尔顿指出,展览的目的还在于突出了设计的“浪漫”元素,即便这是基于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之上。这部影片毫不避讳地捕捉了时尚的“浪漫”色彩,并以慢动作、高清的方式特写了展览中所展出的晚礼服以及慈善晚宴上名人们身着的高级定制服装。

设计师Roberto Cavalli (意大利, 生于1940年)的作品。此2005-2006年秋/冬晚装作品展示于”中国:镜花水月“展览中。

商业化和对公开批评的回避让影片也出现了一些尴尬的时刻。比如,当Vogue的社交编辑在Met Gala红地毯上向摄影镜头表示,她终于释然了,因为走红地毯的名人们没有着装“特别唐突的”,而紧接着便注意到Sarah Jessica Parker那看上去有些夸张的头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