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曼彻斯特之声

倘若不是Happy Monday和The Fall两支乐队在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亮相,重新勾起了人们关于曼彻斯特之声的美好回忆,我们大概都已经淡忘了曼彻斯特这座城市跟音乐的一切关系——鲁尼和C•罗纳尔多才是这座城市如今的标签,唯一跟音乐有关的,怕也只是曼彻斯特城队的铁杆球迷、浪荡子Liam Gallagher沉迷于与球星打架(比如在酒吧门口和加斯科因大打出手)和制造大量恶毒的新闻(比如企图把马尔蒂尼骗到曼城踢球)。

时光倒退二十几年,英国足球还是利物浦队的天下,弗格森爵士还没有买到马克•修思、更不要说吉格斯和贝克汉姆;而Joy Division踩着阴郁癫狂的舞步带来了“后朋克”音乐与一种全新的美学标准、Happy Monday一举奠定了接下来二十年里英国俱乐部文化的基调、Ian Brown和他的Stone Roses定义了Brit-Pop、The Smith乐队则以一张骇人听闻的《The Queen Is Dead》成为了以后二十年里英伦乐手们的吉他老师……换言之,八十年代是曼彻斯特音乐的黄金年代,这个年代已经过去了,很多人很怀念它——而借着正吸引全世界目光的曼彻斯特国际音乐节,我们也希望跟那些错过了那个年代的年轻乐迷一起,来温习一下那些音乐。

九十年代初期风靡世界的曼彻斯特之声有以下特殊的标签:酸性的舞蹈节奏、上口的旋律、轻松的4/4拍鼓点和独特的吉他。而因为那一拨儿乐队喜欢穿一些布袋般松散的衣服,他们也被称为“布袋摇滚”——这个说法并不够流行,但回忆一下那么多摇滚乐队一股脑儿地穿上松垮的灯心绒外套,你就会就知道曼彻斯特之声对潮流曾经带来过怎样的冲击了。对,后来Stone Roses的主唱Ian Brown单飞走上了潮星之路,与诸多日本潮流设计师合作,还在阿迪达斯旗下生产了“Ian Brown”系列球鞋。

这张专辑有着冰冷的节奏、内省的歌词,整张专辑简洁明快并且充满张力。在新浪潮和后朋克之间,The Smith选择了一种更华丽、更诗化的表达方式。而谈起这支乐队,我们就没办法回避他们的吉他,这么说吧,这张专辑里的吉他,基本上就定义了整个80年代后的英式吉他曲的基本构架。

模糊不清的ACR吉他、浑浊沉重的bass loop和典型acid house风格的鼓点节奏。在那个年代,这是属于一张未来的唱片,充满各种惊喜和让人跌掉下巴的想像力。即便是今天来听,它仍然时髦。

这支乐队、这张专辑被认为“发明”了Oasis,跟拯救英国摇滚乐这一大主题相比,专辑里清新的吉他和让人忍不住舞蹈的节奏和矜持的傲慢都变得不太重要。乐队主唱Ian Brown两年前来中国接受采访时说,他眼里的英国音乐只有九十年代初的他们和Happy Monday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bs-fs.com/,曼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