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访哈兰德:偶像是伊布在多特蒙德已经有了家的感觉

英国著名足球杂志《442》在欧冠淘汰赛开始前对当红炸子鸡哈兰德进行了专访,并刊登在今年4月号上,仰卧撑对其进行了原创编译,提前看完的小编不禁感慨年轻真好!球场得意,意气风发,生涯初期走好了每一步,没有忧虑得踢球!全文大约6000字,阅读时间12分钟。

埃尔林·哈兰德要向《442》坦白。自从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就有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每一天,他都在想这件事。每次他一踏进足球场,这问题就把他精力耗尽。

在过去的10个月里,他的进球达到了不合常理的水平。帽子戏法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在一场比赛中,他竟然破天荒打进了九粒进球。但这永远都不够。他总是想要更多。

“我想我上瘾了……”哈兰德透露道,然后爆发出笑声。“这是一种有益的嗜好!”

到目前为止,这一嗜好让这位19岁的前锋成为了世界足坛最激动人心的少年。很少有如此年轻的球员能在这样的一年里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这一年,他从萨尔斯堡红牛预备队变成了德国足坛最耀眼的球星之一,期间还吸引了曼彻斯特联队浓厚的兴趣。

哈兰德在多特蒙德的前四场比赛中攻入8球,这使他本赛季进球记录达到了惊人的26场比赛攻入36球。对多特蒙德来说,这八次进球源自总共181分钟的比赛,相当于两场比赛的时间。

欧洲的每一位球员都渴望贡献这样的数据,他们并不是唯一嫉妒哈兰德的人。当挪威射手来迎接《442》时,他的T恤上写着一个明确的信息:“魔鬼嫉妒我”。

“你喜欢吗?”哈兰德问道。“我知道这辈子魔鬼一直在嫉妒我……”我们认为,在这件事上,魔鬼和其他人都是如此,这让十几岁的天才少年咯咯地笑了起来。“尤其是魔鬼,”他笑着补充道,但没有进一步讲下去。

当我们坐下来聊天时,我们很快就发现,哈兰德几乎只说单句话,其中许多话还是故意用一种神秘的神情说出来的,他的眼睛里还闪着调皮的光。哈兰德在场上和场下都不同寻常。他不按常规来玩应对媒体的游戏,也不会使用一连串毫无意义的专为媒体训练过的陈词滥调。长句不适合埃尔林·哈兰德。他想找乐子;在保持神秘感的同时,暗示自己的个性和智慧。

当他在9月萨尔茨堡红牛对阵亨克的欧冠处子秀上演帽戏法时,这是他所在的小组的第一场比赛,小组中还有卫冕冠军利物浦和那不勒斯,他的赛后采访因其简短而出名。

每个回答都带着招牌式的苦笑。哈兰德的简洁似乎不是来自害羞,而是来自极度的自信。他把采访变成了一种运动,与记者的一场机智的友好较量。

这让人想起了那个被他称为偶像的人: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我想我也一直很有信心,这就是我。我也喜欢他如何从一个俱乐部转会到另一个俱乐部,去另一个国家——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他总是在第一秒就进球。我喜欢看到这些。”

转会到另一个国家的新俱乐部,并在第一秒就取得进球?这听起来熟悉……“很好!”哈兰德笑着说。他很高兴我们指出了他与伊布的相似之处,就好像他是在故意引导我们这样说。

他跟兹拉坦说过话吗?“没有,但我们将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他说。这两名球员现在共用一名经纪人,米诺·拉伊奥拉——也许他可以问问米诺可以安排些什么?“我们会看到的!”他笑着回答说。然后他强调他并不认为他的场上表现就是伊布的那一套。挪威人的打法是以速度、移动和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为基础的。“我们都是前锋,我们都很高,”这位6英尺4英寸的前锋解释道。“但我们有不同的比赛风格。很难将我们做比较。我就是我。”

最有可能接替兹拉坦成为斯堪的纳维亚下一个大明星的球员实际上出生在利兹。2000年7月,婴儿埃尔林出生时,他的父亲阿尔菲·哈兰德和母亲、前运动员格瑞·玛丽塔·布劳特(Gry Marita Braut)就住在这里。他出生一个月前,父亲阿尔菲刚从利兹联队签约曼城,之前他曾效力于诺丁汉森林队——他代表挪威参加了1994年世界杯时效力的球队。

在埃尔林·哈兰德9个月大时,阿尔菲曾经在老特拉福德遭受罗伊·基恩一次臭名昭著飞铲,这对他的职业生涯毫无益处,最终在2003年,年仅30岁的阿尔菲宣布退役(注:阿尔菲退役后曾多次暗示退役是罗伊·基恩铲球所致,但他退役是因为左膝伤势,罗伊·基恩飞铲的是右膝。为了避免引起争议,《442》采用了比较含糊的说法,并未直接表示基恩导致阿尔菲退役,也没有澄清二者毫无关联。)。很快,他就把家搬回了挪威西南部的拜尼。

埃尔林说,那时我才四岁。“我们在利兹居住过,当我看到我在幼儿园的照片时,我有了一些记忆,但是我不太记得英国了。”

“当他在那里踢球的时候,我太小了,没有意识到他是个足球运动员。当我五六岁的时候,我知道他在英超联赛和挪威国家队踢球。他跟我说了这一点,我也看过他进球的片段——真的是很漂亮的进球!”

他爸爸从来没有给他看过基恩的飞铲片段。“没有,”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不想在这个特定的线 前锋更有趣

虽然他不记得父亲在曼城的比赛,阿尔菲在利兹联踢球的时候他甚至还没出生,但他承认自己对两支球队都有好感。哥哥阿斯特之前曾在网上发布过一张身穿曼城球衣的婴儿时期埃尔林的照片,埃尔林自己也曾宣称他的梦想是“和利兹一起赢得欧冠联赛”。不过他说现在有了一个新的目标——和多特蒙德一起。

“那将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梦……”他笑着说,然后解释了他与利兹和曼城的关系。“我父亲为不同的英超球队效力,所以你当然会成为他们的球迷。你支持他们是因为你支持你爸爸。”

作为一名前挪威国家队队员的儿子,埃尔林和他的足球发展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我是他的儿子,总是有一些压力,但我喜欢这样,”他说。“这一直是一个动力,让我变得比他更好,让我过上他现在的生活——以足球为生。这可能是你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了。”

他的父亲一直在那里帮助他前进的每一步,即使埃尔林最终没有像阿尔菲一样踢中场。他坚称,我一直是个攻击型球员。“老实说,做前锋比做防守型中场更有趣!不过,自从我开始踢球以来,我们一直在谈论很多足球。现在仍然这样。在我的一生中,他一直是一个伟大的榜样。”

哈兰德很快就显示出了真正的前途。他在青年队的时候被召入了国际赛场,他在中场线附近打入一粒进球,让他获得了超级超级巨大的信心。他说:“是的,那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进球。那是在2015年,挪威的U15青年队。这可能是我进过的最好的球。”

他在场外的信心也在增长:一年后,他和他的两名挪威队友在国际比赛期间制作了一个饶舌视频,并将其上传到了YouTube上。现在它已经有将近150万的浏览量——“因为这是一个很棒的视频!”他说。埃尔林和他另外两位小伙伴(Erik Botheim和Erik Tobias Sandberg)自称Flow Kingz,至今他们仍然是好朋友。

哈兰德补充道。“我们是U16或U17国家队的队员。我们度过了漫长的一天,无事可做,所以我们决定制作一个说唱视频。我想我的足球技术要好得多,但是我的说唱技能呢?还不坏……”不用说,他在多特蒙德的队友们已经在更衣室里播放过了。“我想他们还算喜欢,”这位前锋笑着说。

哈兰德在15岁时为拜尼队首次出场。他在挪威国字号第二梯队的16场比赛中没有进球,但他令人鼓舞的表现——主要是作为替补——使他在2017年转会到挪威顶级俱乐部莫尔德。在那里,他与主教练索尔斯克亚联手——可以说成为了挪威足球史上最出色的终结者。

“我很年轻的时候就来到了莫尔德,他帮了我很多,”哈兰德解释说。“他是一个很好的终结者,并在射门技巧和和不同的进球手段上给予了我帮助。他对我的职业生涯很重要。”

正是在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杀手的带领下,哈兰德的进球能力开始腾飞——他的进球数字飙升,以至于队友们给他起了个绰号“Manchild(类似于小男人)”。哈兰德的关键时刻出现在2018赛季中期对阵布拉恩的一场比赛中。在此之前,哈兰德在42场联赛中只打进4球。他面对的是联赛保持不败的领头羊,他们在14场比赛中只丢了5球,然后在开球后21分钟内打进了4球。

“那场比赛对我的职业生涯很重要,”哈兰德承认。“我经历了一个艰难的季前赛,我生病了很长时间,但我记得那场比赛就像昨天一样。”当我们问他有什么记忆时,我们得到的是字面上的答案。“进了四个球……”他回答道。“感觉真好!在那场比赛之后,我发现了如何打进更多进球。”

接下来的三场比赛又进了三个球,到8月中旬,他已经同意在2019年1月1日以450万欧元的价格加盟萨尔茨堡红牛。利兹联、勒沃库森甚至意大利豪门尤文图斯都对他感兴趣,但哈兰德家庭认为萨尔茨堡是他下一步发展的理想之地:他们曾经帮助过萨迪奥·马内和纳比·凯塔取得更大的进步。

“这是一个完美的转会,”他反思道。“在上半年,我训练了很多,没有踢很多比赛,然后夏天来了,我没有回头。有了一个新的教练,他帮助了我很多:马斯奇对我来说太棒了。”

18岁的哈兰德在他效力萨尔茨堡的前半赛季只在联赛中出场了两次,但是之后他去波兰参加U20世界杯。在与乌拉圭和新西兰的头两场小组赛中失利后,哈兰德颗粒无收,挪威也被淘汰出局。他们的最后一场比赛毫无悬念,但却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挪威12-0击败洪都拉斯,哈兰德攻入9球。尽管他只在一场比赛中收获进球,但他凭借比其他人至少多两倍的进球数赢得了金靴奖。

“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他笑着说。“我更年轻的时候也在一场比赛中进了那么多球——我不记得进了多少球,但我年轻的时候进了很多球。当我九岁的时候,我有一种‘我还很年轻’的感觉。那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即使已经打进9球,哈兰德觉得他本可以踢进更多球。“VAR拦住了我!”他笑着说。“如果VAR站在我这边,我可能会踢球11个,所以这有点令人失望……”

当他回到萨尔茨堡时,他在奥地利杯的第一轮比赛中打入了三个球,拉开了2019- 2020赛季的序幕。在他9月中旬的欧冠处子秀之后,他的联赛帽子戏法已经达到了2个。这是哈兰德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比赛。一名队友后来透露,在与亨克的主场比赛前一天,哈兰德开着车四处兜风,车上一直在播放冠军联赛主题曲。

“嗯,你知道,你喜欢这首歌吗?”哈兰德问道。“我喜欢它,所以我放这歌。我期待这场比赛已经很久了。”

这也是萨尔斯堡红牛队在小组赛阶段的首次亮相,此前十多年来,红牛队一直未能从资格赛阶段突围。哈兰德确信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他在两分钟内率先破门,并在半场结束前完成了帽子戏法,萨尔茨堡以6-2痛击了亨克。他是欧冠历史上第三年轻的完成帽子戏法的球员,排在鲁尼和劳尔之后。“但下次我不能庆祝我的第一个进球这么久了,”他笑着回忆道。“庆祝之后我都快死了——我必须淡定点!”

几周后,埃尔林跟随父亲的脚步在安菲尔德进球,而这仅仅是在他替补出场四分钟后。

在以0-3落后利物浦的情况下,萨尔茨堡红牛以3-3扳平了比赛,但最终利物浦以4-3获胜。哈兰德说:“他(父亲)跟我说过很多次,‘我在安菲尔德进球了,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这么做’。”然后机会来了,我抓住了。所以现在我们打平了。”

哈兰德的进球源源不断诞生:主场对阵那不勒斯的两个进球,客场对阵那不勒斯的一粒进球,还有一个客场对阵亨克的进球。在5次出场中,他只有3次是首发,但是打进了8个欧冠进球。他还在奥地利联赛中上演了另一场帽子戏法,这是他本赛季的第五场比赛。“每次上演帽子戏法后我就会把皮球拿回家,每天晚上和他们一起睡觉。他们在我的床上,我和他们一起睡得很好,”他告诉挪威媒体。“她们是我的女朋友。”大概他只是在开玩笑……对吧?“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他说,仍然试图用这种神秘的口吻,但我们仍然很好奇——真是这样吗?“嗯,是的,有一天晚上,球就睡在我旁边……”他咯咯地笑着说。

那时,许多顶级俱乐部都想要引进哈兰德,他在萨尔茨堡的合同中有一个诱人的1800万英镑的买断条款。经纪人拉伊奥拉后来证实,他与十几家不同的俱乐部进行了谈判。据传的还有尤文图斯、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莱比锡、曼城和由哈兰德的前莫尔德主教练索尔斯克亚执教的曼联。

哈兰德仔细考虑了他的选择——咨询了他的父亲和拉伊奥拉——并决定多特蒙德将是他职业生涯中最明智的一步。和萨尔茨堡红牛队一样,多特蒙德在培养年轻球员方面的记录——包括桑乔、普利西奇和登贝莱——对他们有利。

当他们会面商谈时,德甲豪门还向哈兰德展示了一段他们著名的黄色长城(Yellow Wall)的视频。“当然,我以前看过,但他们给我看了——这里所有的粉丝都很棒,”他解释道。“我对多特蒙德从一开始就有很好的感觉,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喜欢整个俱乐部,喜欢它的历史,喜欢这里的人人,喜欢它的运作方式。我们认为多特蒙德是最好的选择。它确实是。”

哈兰德不愿意谈论曼联对他的兴趣,以及他是否和索尔斯克亚谈过。“我不谈这个;我可以谈论我自己和我的俱乐部,”他坚定地说,同时承认他被他们的兴趣所吸引:“当俱乐部对我感兴趣时,这总是好的。这意味着你做了正确的事情。”

他的德甲处子秀是在对阵奥格斯堡的比赛中替补登场的,当时多特蒙德以3-1落后。不到三分钟,他就进球了。不到23分钟,他就上演了帽子戏法。多特蒙德逆转取胜,最终比分5-3。

“我从来没有期待事情会这样开始,”哈兰德坦言。“教练只是告诉我要坚持下去,做出改变……我做到了。”

一周后,他在主场对阵科隆的比赛中攻入两球:这是他在Yellow Wall门前的第一个进球。在那之后的一周,他在对阵柏林联盟的比赛中又进了两球,这意味着他在作为多特蒙德球员的前三场比赛中打进七球。之后他又在德国杯上对阵不来梅打进一球,联赛中主场对阵法兰克福打进另一球。

“我们很失望!”多特蒙德的媒体官员开玩笑地从房间后面插话。“也许他会的,但是不,不,不……”哈兰德笑着说。他表示:“最重要的是与团队一起实现一些目标。我们能做到任何事。在这里的开始是非常棒的,俱乐部帮了我很多,在赛季中期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并不容易。我已经有家的感觉了。”

但是哈兰德坚持说,他对自己本赛季继续进球并不感到惊讶。“完全不,因为我生下来至今都在做这件事,”他断言。“这也是我长大后想做的事情。我就是这么做的。我一直进步得很快。我喜欢这种速度。”

哈兰德在一月的德甲联赛中仅仅出场59分钟就获得了月度最佳球员,他很现实地意识到之后每个赛季都不可能完全像这个赛季。他也做好了面对任何挫折的准备。但是哈兰德相信他有一天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前锋。当然,他说。“那就太好了,不是吗?”

首先,他希望帮助多特蒙德赢得荣誉,然后在2020年欧洲杯上代表挪威征战完成本赛季。他在去年九月初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场,但是因为伤病错过了接下来的两次国际比赛日,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那时他甚至还没有完成他的欧冠处子秀。在这个月的欧洲国家联赛中的第三级联赛附加赛中,他可能很难被阻止。挪威将在半决赛中对阵塞尔维亚,如果他们晋级,将在主场对阵苏格兰或以色列。如果他们打进欧洲杯,他们将对阵英格兰——一个哈兰德本可以代表的国家。

挪威已经有20年没有参加过任何大型赛事了,他希望能改变这一现状。“非常盼望,”他说。“塞尔维亚是一支不错的球队,但我们机会均等。”

他的父亲为挪威国家队出场34次。埃尔林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要比这个数字更高的目标。他童年的梦想是超越父亲,这个梦想一直激励着他。事实上,他已经实现了吗?“不,不,”他坚持说。“但希望有那么一天。”

不管怎样,他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是的,”他微笑着说,我们握了握手,结束了谈话。他以一种不同寻常的、往往是简短的方式与人交往。埃尔林·哈兰德很不错,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在我们相遇后的几天,他在欧冠16强主场对阵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中又进了两球。如果他能在19岁的时候拥有这样一个赛季,那么未来的日子将会非常特别。(Qfwfq)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bs-fs.com/,多特蒙德